美国非农数据靓丽 强势美元还能持续多久?

  周五(9月7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8月非农就业人数增加20.1万人,创下两个月高位;小时薪资环比增长0.4%,为预期的两倍,而同比则增长2.9%,为逾9年高位;不过,7月失业率持稳于3.9%,高于预期的3.8%。数据出炉之后,美元指数短线急涨逾40点。

今年以来,美国在税改等积极财政政策推动下,制造业回流与消费繁荣支撑经济增长,经济基本面强于预期,而欧洲经济表现不佳,且英国脱欧、难民等地缘政治风险加大了欧洲政治的不确定性,拖累了欧元表现。此外,土耳其货币危机也使得地缘关系较近的欧洲股市、债市、汇市承压,给欧洲经济前景蒙上了阴影。

  今年以来,美国在税改等积极财政政策推动下,制造业回流与消费繁荣支撑经济增长,经济基本面强于预期,而欧洲经济表现不佳,且英国脱欧、难民等地缘政治风险加大了欧洲政治的不确定性,拖累了欧元表现。此外,土耳其货币危机也使得地缘关系较近的欧洲股市、债市、汇市承压,给欧洲经济前景蒙上了阴影。

  当前经济基本面的差异使得美联储与其它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不同步,今年以来美联储已加息两次,欧央行却延续宽松政策,相对鸽派,美元相对于其他货币利差加大进一步支撑了美元。不过中期来看,美元走势存在不确定性,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持续升级令美国经济前景蒙上阴影,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很多产品在它国内根本已不生产,存在市场替代困难,不可避免的推动美国国内价格上涨,将对美国消费需求造成直接影响,此外8月份花旗惊喜指数显示欧元区和英国经济略超预期,经济疲弱格局有所改善,税改对美国经济的边际影响逐渐减弱,这将制约未来美元进一步上涨空间。

  美国经济强于预期,欧洲经济不佳

  受特朗普减税的影响,美国经济超预期向好,失业率为近50年来新低,税改带动薪资水平和零售超预期上涨。8月美国ISM制造业指数为61.3,创2004 年5月以来新高,美国二季度GDP折合年率增长4.2%,这也是美国经济近四年来最快的增长速度,加强了市场对于美国经济的信心,美国经济数据超预期增长带动美元走强。

今年以来,美国在税改等积极财政政策推动下,制造业回流与消费繁荣支撑经济增长,经济基本面强于预期,而欧洲经济表现不佳,且英国脱欧、难民等地缘政治风险加大了欧洲政治的不确定性,拖累了欧元表现。此外,土耳其货币危机也使得地缘关系较近的欧洲股市、债市、汇市承压,给欧洲经济前景蒙上了阴影。

  2018年前两个季度,欧元区实际GDP同比分别增长2.5%和2.2%,虽然也整体表现不差,但不及预期,且较2017年三、四季度2.8%的增速有所下滑。同时难民问题、英国脱欧问题等地缘政治风险加大了欧洲政治的不确定性,一定程度上拖累了欧元表现。

今年以来,美国在税改等积极财政政策推动下,制造业回流与消费繁荣支撑经济增长,经济基本面强于预期,而欧洲经济表现不佳,且英国脱欧、难民等地缘政治风险加大了欧洲政治的不确定性,拖累了欧元表现。此外,土耳其货币危机也使得地缘关系较近的欧洲股市、债市、汇市承压,给欧洲经济前景蒙上了阴影。花旗惊喜指数显示欧元区和英国经济略超预期

  花旗惊喜指数指的是,调查的经济预测值与实际值间的差异,当该指数为正值时,说明经济超过普遍预期,指数为负值时则相反。8月份全球和主要经济体惊喜指数均为负值,整体经济形势低于预期水平,但已逐步向预期水平靠拢。年初至今,美国经济惊喜指数不断下滑且为负值,8月份均值为-14.3,说明美国经济发展低于预期水平。8月英国经济惊喜指数持续为正,均值为12.23,说明英国经济高于预期,今年二季度开始英国GDP增长有所好转,同比数据为1.31%,前值为1.16%。欧元区的经济惊喜指数也从月初的-26.6上升至月末的1.2,经济疲弱格局有所改善。

  美国贸易赤字连续扩大,税改对美国经济的边际影响减弱

  美国商务部星期三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贸易赤字7月较上月增长9.5%,达到501亿美元。它的出口下降1%,进口上升0.9%。这是美国贸易赤字连续第二个月扩大,创下贸易战爆发5个月来的新高。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很多产品在它国内根本不生产,白宫提高关税只会增加美国进口的成本,但无法消除进口背后的那些消费需求,若继续扩大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规模,商品售价大幅提高,极有可能导致美国总体消费需求下滑。

美国非农数据靓丽,强势美元还能持续多久?

  万神殿宏观经济学(Pantheon Macro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伊恩·舍费德森(Ian Sherferdson)在一份报告中警告称:“在所有这些经济数据的背后,核心故事是:强劲的内需正在吸收进口,抵消出口的增长。未来几个月,美国贸易赤字很可能持平或上升,扭转了第二季度的大部分或全部下降趋势,而特朗普总统却称这是他的贸易政策成功的证据,但事实并非如此。“

  今年美国经济向好,主要源于税改带动薪酬与零售的提升,但未来税改的边际影响将逐渐减弱。从根本上来看,美国经济的症结在于偏低的劳动生产率以及落后的基础设施制约企业投资,税改其实并没有涉及这两个问题的解决。眼下扩张性的财政政策从长期来看,或将推高赤字,增加了美国经济未来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