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2019年将是利率路径的抉择时刻

  美国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Robert Steven Kaplan)上周五暗示,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FED)应继续升息,直到2019年中时才需要决定何时停止。

  卡普兰此前表示,认为未来9-12个月美联储应升息三到四次,将利率提高至他认为的中性水平2.5-2.75%。上周五他再次重申这一观点。在被问及认为利率是否应像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本周稍早所称,应升至该水平上方时,卡普兰称现在评论为时太早。

  “我现在不准备对此作判断,也不需要判断,因为到明年春季中段至年中时,我们才能达到我所认为的中性水平,期间我会不断修正我对经济前景的看法,”他对记者称。

在鲍威尔领导下的美联储,对于利率升至什么水平的讨论是个最重要的议题,美联储今年已升息两次,年底前料再升息两次。鲍威尔在最近的讲话中暗示,他担心在指引政策方面过度依赖估计的中性利率。

  在鲍威尔领导下的美联储,对于利率升至什么水平的讨论是个最重要的议题,美联储今年已升息两次,年底前料再升息两次。鲍威尔在最近的讲话中暗示,他担心在指引政策方面过度依赖估计的中性利率。

  卡普兰上周五反对弃用这一概念。“如果你知道中性利率是要调整的,是一个理论性的概念,你会希望循序渐进地行动,”他称,不过美联储仍需要估算中性利率以判断政策是宽松、中性还是收紧。他还表示,他怀疑中性利率是否在上升。

  此外,明后两年特朗普政府减税及增加政府支出带来的刺激将会减退,卡普兰称这使他在考虑明年中以后的升息事宜时有些犹豫。他表示,他将关注的一个因素是短期借款成本是否会超过长期成本,这种现象即收益率曲线倒挂,近期每次衰退前都会出现。

  卡普兰还表示,他密切关注美国总统特朗普和美国贸易伙伴的关税之争。“如果我们现在停止...从美国整体经济角度看,冲击不大,”他称,并表示他认为美国近期能解决北美内部以及与欧洲的贸易分歧。

  他表示,与中国则是个更为耗时的过程。而且虽然鉴于技术转移和知识产权使用方面的持续争端,与中国的贸易之争是“正确之战”,但解决耗费数月甚至数年都不意外。“如果扩大至更多商品,持续更长时间,我们(美联储决策者)有权重新讨论,也会重新讨论这个问题。”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