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要解雇鲍威尔重塑美联储?金融市场恐随之巨震

  最近几周,美国总统特朗普数次批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因为他不喜欢鲍威尔领导美联储提高利率。 特朗普或突破先例重塑美联储

  特朗普或突破先例重塑美联储

  历届美国总统都避免发表这样的评论,以免显得他们在干涉美联储的独立性,但特朗普显然对此并不在乎。

  美联储在一定程度上与美国的选举政治无关。美联储主席和董事会成员有固定的任期,其人员构成变动很缓慢,但这也不是必须的。不过,特朗普可以无视美联储组成的条款,完全重建美联储理事会。市场对此应予以关注,但分析师沃森(Patrick W. Watson)认为市场并没有做到这点。

  即便是美联储的专家也普遍认为,美联储主席和理事们一旦就职,特朗普就不能解雇他们。但是,这并不完全正确。

  美联储没有明确授予美国总统解雇美联储董事会成员的权力。但是,相关条款还是暗示,至少这样做还是存在可能性的。虽然相关法案没有定义,什么样的具体原因才能允许总统这样做。但是,美国国会显然认为,在某些条件下,美国总统应该能够在任期届满前撤换美联储董事会成员。

  这个立法定时炸弹已经潜伏了几十年。现在,特朗普总统喜欢以前任总统没有的方式行使单边权力。特朗普多次使用总统权力,却没有经过正常的审查程序。此前,他解雇了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试图阻止“通俄门”调查。此外,他还以假想的“国家安全”为理由征收进口关税。

  特朗普并不介意打破先例来实现他的目标。如果他想废除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可能真的会这样做,没有人能阻止他。

  美国国会可能会对此表示反对,但其成员尚未对特朗普施加任何有意义的约束。他所要做的就是想出一些“理由”,大多数国会成员都会同意。

  不仅仅是尾部风险

  截至目前,由7名成员组成的美联储理事会有3个空缺。因此,解雇鲍威尔将导致另外三位理事成为美联储候选主席。他们分别是夸尔斯(Randal Quarles )、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和副主席克拉里达(Richard Clarida)。美国参议院上个月刚刚通过了克拉里达的任命。

  克拉里达的学术研究表明,他喜欢低利率。夸尔斯和布雷纳德并没有特朗普希望的那么温和,但看到身为美联储主席的鲍威尔被解雇的话,可能会改变他们的态度,或者特朗普也可以解雇他们。美联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其他成员都是地区联储主席。但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将控制董事会,而董事会反过来又能控制美联储的银行。

  出现这样的情景远非不可能。这可能是鲍威尔上周在杰克逊霍尔讲话变得更加鸽派的原因。

  有些人可能认为金融市场会崩溃,但分析师对此并不太确定。较低的短期利率加上较高的通胀预期将使债券收益率曲线陡峭,从而提高银行的利润率。从住房到汽车等债务驱动行业也可能受益。

  不过,长期的损害将是巨大的。美国在全球经济中占据主导地位,部分原因是美国有像美联储这样稳定、受规则驱动的机构。让政治公开主导货币政策将消除这种光环,另一家央行可能会升到美联储以前的位置。

  同样,分析师沃森也不认为这一切会发生,只是说这可能发生而已。

  交易员们谈论的是“尾部风险”,即那些产生巨大后果的极低可能性。特朗普解雇鲍威尔或其他美联储官员的可能性很低,但远远高于零的水平。这就不仅仅是尾部风险了。

  因此,尽管美国的经济数据可能表明,美联储应继续收紧政策,但美国总统特朗普可能另有计划。如果他真有这样的计划,很可能就会这样做了。

  这种情况,再加上迫在眉睫的贸易战,这很容易抵消低税收和放松管制带来的经济利益。这是一个真正的风险,甚至连分析师都认为,很少有人为此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