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选结果出炉之前 还是远离瑞典克朗吧!

  瑞典本周末的选举可能会给已经陷入困境的克朗带来更大的痛苦。

  据彭博社对10位分析师的一项调查显示,瑞典民主党的支持率大幅上升,其反欧盟言论与欧洲大陆类似的民粹主义运动相呼应,这很可能将是瑞典克朗面对的最糟糕的选举结果。最悲观的看法是,如果民粹主义者成为最大的党派,克朗兑欧元将跌至10.85欧元,这是自2009年7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未来瑞典克朗兑欧元的走势预期斯德哥尔摩SEB AB首席量化外汇策略师卡尔·施泰纳(Karl Steiner)表示,“似乎存在着政治动荡风险,因为民意调查显示,大选后我们将没有明确的政府选择。我们预计政治事件不会对金融市场产生重大影响,但随着国际媒体关注度的提高以及克朗近期的持续疲软,我们认为可能会出现比平时更大的反应。”  斯德哥尔摩SEB AB首席量化外汇策略师卡尔·施泰纳(Karl Steiner)表示,“似乎存在着政治动荡风险,因为民意调查显示,大选后我们将没有明确的政府选择。我们预计政治事件不会对金融市场产生重大影响,但随着国际媒体关注度的提高以及克朗近期的持续疲软,我们认为可能会出现比平时更大的反应。”

  瑞典克朗是今年表现最糟糕的G10货币之一,兑欧元汇率下跌超过7%。一些策略师最近警告称,克朗的负面效应过度,过度扩张的仓位可能导致反弹,不过瑞典央行开始收紧货币政策的任何延迟都可能导致这种情况发生恶化。

  民意调查显示,若中右翼温和派领导在9月9日的投票中获胜,将给克朗带来比现任社会民主党领导的政府更多的利好。但由于没有任何一个传统党派愿意与瑞典民主党人合作,已经为更持久和复杂的政府组建奠定了基础。

斯德哥尔摩SEB AB首席量化外汇策略师卡尔·施泰纳(Karl Steiner)表示,“似乎存在着政治动荡风险,因为民意调查显示,大选后我们将没有明确的政府选择。我们预计政治事件不会对金融市场产生重大影响,但随着国际媒体关注度的提高以及克朗近期的持续疲软,我们认为可能会出现比平时更大的反应。”

  YouGov周三(9月5日)的最后一次民意调查显示,瑞典民主党仍是最大的政党,与其他民意调查结果形成鲜明对比,在投票前增加了不确定性。《地铁报》上刊登的反移民党的支持率从先前调查的24.2%上升到24.8%。

  高盛分析师Michael Cahill表示,瑞典央行的鸽派立场,即将到来的瑞典选举带来的不确定性风险,都意味着投资者应该远离瑞典克朗。

  他表示,在“一些虚假的曙光”之后,投资者应该等待瑞典央行已开始正常化进程的令人信服的信号,国内事件风险不太可能支撑瑞典克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