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周评:美加谈判无果美元再显雄风 非美货币反弹后恐遭压顶

  周一(8月27日)开盘后,非美货币表现较为积极,而美元和日元则有所承压。这是因为上周五鲍威尔在全球央行年会上虽然仍延续美联储将逐步加息的论调,但称没有明显信号表明通胀加速超过2%,看起来没有很高的经济过热风险,市场将此言论理解为鸽派信号,因此抛售美元做多非美资产。同时随着北美自贸谈判取得了富有成效的进展,缓解了市场对于贸易局势的担忧情绪,加剧了美元的跌势,非美资产有所反弹。

  但随着美国第二季度GDP修正值超出预期,同时7月核心PCE物价指数年率报2%,与预期持平,为今年第三次触及美联储2%的目标,显示出美国经济的韧性,对美元形成支撑。而周五美盘时段,美加NAFTA谈判最终无果而终,令市场大失所望,此前的避险情绪再度回升,再次推动美元走强,令非美大跌。

美元主导汇市走向美元主导汇市走向

  美墨谈判一度令避险情绪缓解,但最终功败垂成提振美元

  周一(8月27日),特朗普政府宣布与墨西哥达成双边贸易协议,该消息一度令市场避险情绪降温,对美元构成打压,使得美元指数跌破95关口,此前一直承压的墨西哥比索则出现了跳空上涨。

  早些时候美墨贸易谈判取得进展,同时双方在汽车贸易问题上也各有让步,这为加拿大重新加入谈判打开了大门,推动协议更新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

  此外有消息称加拿大据悉准备在NAFTA谈判中对乳制品方面条约做出让步。这进一步缓解了对于贸易紧张关系的担忧情绪,美元短线回落,非美货币短线反弹。

  美元自从8月15日触及逾一年高点以来已经下跌了2%以上。而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指责美联储在美国政府试图刺激经济之际却不断升息也是使得美元出现持续回落的重要因素。

  但是周五美盘时段,美加NAFTA谈判最终无果而终,令市场大失所望,尽管下周三将恢复谈判,但是削弱了市场对于美加谈判达成一致的预期,令此前的避险情绪再度回升,再次推动美元走强,令非美大跌。

  美国总统特朗普指责加拿大正在剥削美国和其他国家,同时称加拿大已经占美国经济的便宜很多年。加拿大外账弗里兰尽管肯定了美加两国在贸易谈判上取得的进展,但是她表示加拿大只会签署对加拿大有益的协议。这意味着双方最终在第十九章的反倾销仲裁小组去留问题上没有进展。

  鲍威尔鸽中显鹰加息节奏不变,经济数据向好或推动加息进程

  此前鲍威尔在全球央行年会上仍延续美联储将逐步加息的论调被市场视作是鸽派的论调,市场将其解读为美联储迫于特朗普的压力将会减缓加息的速度。

  但是有关人士表示,市场忽略了鲍威尔讲话中偏鹰的论调,因市场聚焦鲍威尔将会就特朗普多次要求美联储减缓加息的速度做出何回应。因此当鲍威尔表示没有明显的通胀加速超过2%的迹象,同时美联储几乎没有理由实施相比目前暗示更多的加息,这被市场解读为偏鸽的标志。

  但是大和证券的首席外汇策略师Mitsuo Imaizumi表示,鲍威尔的言论呈中性,他的讲话也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但他坚持当前的政策道路,这意味着可能会允许美国收益率曲线趋平的情况持续下去。

  事实上,美联储对于收益率曲线走平的关注度已经有所降温,其决策更多的是关注美国的经济数据。

  具体数据显示,7月核心PCE物价指数年率报2%,与预期持平,前值为1.9%,这是这个衡量基础通胀的指标今年第三次触及美联储2%的目标。7月核心PCE物价指数月率报0.2%,符合预期。同时美国7月消费者支出强劲增长,暗示三季度初经济强劲成长。

  而早些时候公布的美国二季度GDP增长上修至4.2%,略高于7月公布的初值4.1%,创下四年来的最佳经济表现,为2014年第三季以来最快增速。就2018的上半年来看,特朗普实现了美国经济增长平均3%的目标。同时此外美国8月谘商会消费者信心指数大幅好于预期,意味着美国经济依然具有很强的韧性。

  一连串表现亮眼的经济数据暗示美国经济仍有很强的韧性,这使得美元短线出现反弹。

  NatWest Markets首席美国经济学家吉拉德称:“这确实让美联储更容易表示,这就是为什么继续货币政策正常化是合适的。”吉拉德言下之意是,美国经济强劲的表现可能会推动美联储加息的进程,进而推动美元。

  美联储越发鹰派或推动加息进程

  此外,本周美国参议院最终确认克拉里达为美联储理事,这最终确立了美联储总体偏鹰的格局。

  克拉里达是太平洋(601099,股吧)投资管理公司(PIMCO)的董事总经理,也是哥伦比亚大学的经济学教授。他在4月被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名为美联储副主席。参议院以69票赞成、26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克拉里达的美联储副主席提名。

  克拉里达的任期将为四年,他被视为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关键盟友,在美联储中与中间派决策者一道赞成逐步升息。

  随着克拉里达走马上任,“美联储三巨头(主席、副主席和纽约联储主席)”组建完毕。从当前的理事会格局来看,布雷纳德将是唯一的鸽派,其他的人士则与鲍威尔的观点较为接近,即支持渐进式加息,这都在一定程度上将推动美元的走强。

  特朗普政治风险犹存,或导致中期选举失利施压美元

  目前看来,唯一会对美元产生负面影响的是政治上的不确定性。特朗普称,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将任职直至11月中期选举。这暗示着在中期选举之后,特朗普可能会进行人事上的调换,这可能是新一轮离职潮的开始。

  上周二在科恩事件发酵后,特朗普指责塞申斯应为司法部的腐败负责,并表示自己任命了一位从未掌控过司法部的司法部长。

  塞申斯罕见地反击特朗普,发表声明扞卫司法部的诚信。塞申斯表示,他在宣誓就职那天接管了司法部,在其担任司法部长期间,司法部的行动将不会受到政治因素的不当影响。

  如果塞申斯没能获得留任,或引发政界对特朗普的不满,而特朗普对司法问题的干涉,也会让市场自然的联想到此前特朗普指责美联储加息过快的言论,即会对美联储的独立性进行干涉,进而导致美元的走弱。

美元主导汇市走向欧元本周表现较为强势,但是贸易问题犹存走向难定

  欧元或被低估,经济数据推动欧元走强

  欧元在本周被认为是最有潜力的货币,除了美元的走弱导致一部分资金流入欧元,欧元区本身基本面状况的改善也推动了欧元的走强。

  市场人士认为欧元的跌势有些过头,上周跌至14个月低点。随着欧元区面临经济增长走强和政治风险降低的前景,欧元可能会出现反弹。欧元兑美元8月22日一度触及1.1623的两周高位,因一份报告显示欧元区薪资正在上涨,为欧洲央行放弃超宽松政策增添了另一个理由。

  最近几个月,欧元区经济似乎已经稳定,以更温和的速度增长。Markit指出,欧元区最新的PMI调查显示,第三季度的年化增长率约为1.6%,与今年上半年类似;与此同时,来自美国的经济数据相对于共识预期开始令人失望;在第二季度强劲增长4.1%之后,美国经济增长势头可能出现一些下滑,因此欧元可能将迎来超跌反弹。

  此外,德国8月IFO商业景气指数从2017年3月以来最低水平反弹,意大利债券收益率也趋于稳定,这都在短期内提振了市场对于欧洲经济的信心,进而推升欧元的反弹。

  不过随着美加谈判最终未能如期取得进展,欧元兑美元跌幅扩大,一度跌破1.60关口,刷新近四日新低。

  加息节奏缓慢,汽车关税问题风云再起

  不过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Mario Draghi)指出,全球的不确定性“非常突出”,而IHS Markit表示,制造业最容易受到贸易放缓的影响,同时欧元区目前的扩张速度仍是过去一年半来最弱的,而企业对未来增长的预期也跌至近两年来的最低水平。这也意味着欧洲央行很难在2019年年底之前实现加息。而在美国加息预期有所走强的情况下,欧央行相对较缓的加息速度仍使得欧元上方压力重重。

  此外欧盟和美国之间的贸易紧张关系并没有得到切实的解决。尽管此前容克访美,双方就汽车关税的问题达成了和解。但是8月31日再生变数,美国总统特朗普拒绝了欧盟关于废除汽车关税的提议,并表示欧盟免除汽车关税的提议不够好。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随后表示,尽管希望能就此问题达成一致,但如果美国提高汽车关税,欧盟也会这么做。这使得市场的担忧情绪再次回升,或施压欧元。

  事实上欧盟执委会周四公布的月度调查显示,8月欧元区经济信心连续八个月下滑,因工业和服务业信心下降。其中欧美之间的贸易紧张关系是导致信心指数出现回落的主要原因。

  意大利债务问题风险犹存

  除了这个因素外,意大利的债务问题也是欧元区的一个定时炸弹。尽管近期意大利国债收益率开始趋稳,但是周四意大利政府再次预定标售多达77.5亿欧元债券,这项标债将被视为风险偏好情况的指标而受到密切注意,这使得欧元有所承压。

美元主导汇市走向脱欧问题迎来转折英镑绝地逢生,加息预期加强上方或犹有空间

  本周初,英镑走势相对疲乏,因欧盟及英国的有关官员表示,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加大。随着英镑进入了超卖的区间,同时市场对于无协议脱欧的消息有所消化,投资者开始规避操作英镑兑美元的操作,这使得英镑维持窄幅震荡。

  尽管有消息称,英国有六成可能退出脱欧谈判,这使得英镑短线出现一波回落。但是随后英国首席谈判代表巴尼尔与德国外长、财长会晤,双方表达一致意愿,即欧盟希望在英国脱欧后,仍让保持前所未有的紧密关系,以第三方合作的挪威模式作为维系双方关系的基础。这部分打消了市场对于英国退欧谈判的疑虑,英镑触底回升。

  市场人士表示如果能够达成,最终效果和软脱欧差不多,政治、经济局势的不确定性消散,使得双方都获得受益。英国此前也威胁称,无协议脱欧,欧洲企业会丧失英国清算所的使用权,也会增加交易成本。而此次欧盟做出让步,极大的降低了英国无协议脱欧的不确定性,使得英镑短线出现一波急拉。

  不过大多分析师预计,两国很难在10月底前真正达成协议,可能会延后到11月的时候才有进展。因此在此之前,英镑的涨势仍是相对有限。

  随着英镑开始出现回升的走势,市场更加关注英国加息的问题。今年8月2日英国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由0.5%上调至0.75%。这是英国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第二次加息。英国央行一直以2%作为通胀目标,英国央行行长卡尼曾表示,英国需要适度收紧货币政策,国内的通胀压力正在上涨,这意味着如果英国的通胀水平开始回升,同时经济势头相对良好,可能不排除加快升息的节奏,进而推动英镑的走强。

美元主导汇市走向政局不稳施压澳元,投资环境恶化延缓加息预期

  澳元本周的走势深受国内政局以及较为疲软数据的影响。

  随着莫里森以45票比40票击败达顿就任新一任的总理,击败了以达顿为代表的党内保守派,减轻了政局不确定性,避免了党内反对派上台的更混乱情况,澳元短线出现了一波上涨。

  但是分析指出,目前澳大利亚的经济问题依然严重,而新总理仍然难以解决澳大利亚的经济问题。分析认为,澳大利亚最严重的问题在于经济体系不完整,依赖外国市场是资源型国家的通病,短时间内很难改变,对他们来说无论是转型还是走出困境都是比较困难的。

  巴克莱研究则表示在澳大利亚薪资压力进一步下滑及就业岗位减少后,该团队修正了对澳洲联储加息预期,在通缩背景下,澳洲联储极有可能审视就业情况,将其首次加息预期推迟至2020年。而此前澳洲联储一再推迟加息的时间已经激起了市场的不满,如果加息时间进一步延后,将导致澳元遭到抛售。

  事实上分析师认为,澳元正在对“糟糕的数据”做出反应,周四公布的数据显示企业投资环比意外下降2.5%;预估为增长0.6%,这意味着投资状况和基础设施支出的降低幅度可能会比预期的更大,对经济前景而言这是一个利空数据,澳元因此下跌。

  IG集团驻墨尔本的市场分析师Kyle Rodda表示,随着澳大利亚投资状况恶化,澳元未来几个月可能下跌至0.716美元。

  与此同时,联合早报消息称,澳洲媒体公布的民调显示,执政联盟的支持率为44%,工党56%,落后12个百分点,本月初,双方的差距只有两个百分点。这意味着现任执政党自由党很有可能在明年五月再次失去执政党之外,从而造成政府的更迭,进而施压澳元。

  此外周五美加谈判破裂推动了美元的反弹,这使得澳元兑美元日内跌幅一度逾1%。

  目前市场正在关注澳大利亚将于下周公布的第二季度GDP。麦格里银行预计澳洲第二季度GDP增幅介于0.8%和0.9%之间,可能受益于家庭支出经历一季度的走软后复苏,不过该银行认为并非受贸易和库存增加驱动,而是受到消费者支出提振。

  得益于出口和商业库存强劲增长,澳大利亚第一季度GDP增长了1%,年率增长3.1%,为2年以来最快增速,高于失业率和通胀率总体持稳的水平。

  麦格里银行预计第二季度家庭消费将增长0.8%,年率增长2.75%,零售贸易量将增长1.2%,零售贸易和消费增长跟随了过去两年的形态,由于占到GDP的60%,家庭消费增长将对GDP贡献0.5个百分点左右。

  如果数据好于预期,这可能使得近期深受经济走软和国内政治动乱的澳洲经济出现复苏的迹象,进而推升澳元反弹。

美元主导汇市走向商业信心下挫令降息担忧再次施压纽元

  截至到本周三,纽元的总体走势相对清淡,同时受美元走弱的影响,纽元短时间出现一波反弹。

  上周新西兰联储表示不排除降息的可能,这使得纽元出现了较大的跌幅。在没有进一步消息的推动下,纽元走势清淡。

  但是周四澳新银行数据显示,8月份商业信心指数下降 ,从7月的-44.9降至-50.3,创下自2008年4月以来最低水平,这使得纽元短线出现一波急跌。

  一位亚洲市场外汇交易员称,在商业信心指数跌至10年低点后,纽元兑美元出现强劲抛盘,其间在1.75触发大型的欧元兑纽元障碍期权。

  分析认为,从长期角度来看,新西兰经济依旧低迷,而且可能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直至看到当前市场环境出现任何形式的加息。

  在8月10日新西兰联储主席在利率声明中认为,预计2020年9月才会将利率提升至1.9%的水平,较今年5月时的预测推迟整一年。但澳新银行表示,现在不再预期新西兰联储的下一个动作必然是加息,事实上,已经看到一个降息之机。这使得市场对于降低的担忧再次回升,导致纽元出现一波暴跌。

美元主导汇市走向美加谈判无果,加元涨势偃旗息鼓

  周二随着美国和墨西哥达成了一项贸易协议,特朗普表示将很快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通电话,能够分开与加拿大签订协议,也可以选择让加拿大加入美国与墨西哥签署的贸易协定当中,将立即与加拿大展开协商,与加拿大的贸易协定将很快实现。与此同时,加拿大在乳制品方面的妥协标志着NAFTA协议离达成更进一步,利好加拿大经济使加元走强。

  受此消息影响,分析人士一度认为,就业数据和通胀报告或将促使加拿大年内连续第二次加息。

  早些时候加拿大统计局公布的7月劳工调查报告显示,加拿大7月失业率5.8%,预测值5.9%;加拿大7月就业人数增加5.41万人,预测值增加1.7万人;加拿大7月兼职就业人数增加8.2万人,前值增加2.27万人;失业率接近4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同时加拿大7月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年率飙升了3%,远高于2.5%的预期,也是自2011年以来最高的通胀率。7月份服务业的通胀率为3.2%,为2008年以来的最快增速。就业数据向好和通胀预期升温可能将促使加拿大央行年内再次加息,目前市场普遍为加拿大央行10月24日升息做好了准备,预期可能性为78.9%。这推动了加元的走强。

  但是周五美盘时段,美加NAFTA谈判最终无果而终,令市场大失所望,此前的避险情绪再度回升,再次推动美元走强,令加元受挫,美元兑加元涨幅一度逾0.5%。

  而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的表态也降低了市场对下周重启谈判的预期,特朗普此前表示加拿大最终选择余地。特朗普的言外之意是,加拿大必须接受美国的贸易要求,否则将招致美国对于汽车关税的征税,这个也是此前三方始终无法达成一致的关键所在。

美元主导汇市走向受避险情绪消退日元走势较为疲软

  受美墨贸易谈判取得明显进展的影响,市场的风险偏好明显回升,这使得避险品种日元本周以来走势较为疲软。

  交易员表示,杠杆帐户正在抛售日元兑美元和欧元,目前市场追逐风险情绪明显。

  此外日本政府对消费者物价的评估也更趋悲观,日本通胀压力未见上升,此外官方向系统运营商施压要求降低智能手机资费,意味着通胀率可能放缓,这都对日元的上涨不利。

  不过以贸易争端引发的避险情绪仍对日元起到支撑作用。据悉特朗普寻求最早于下周公众意见征询期结束后,推进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此外特朗普接受外媒采访时称,美国正在研究确定中国是否操纵汇率的“公式”。这使得周五美元兑日元于美盘前出现一波回落。

美元主导汇市走向美元走强令新兴市场货币惨遭屠戮

  新兴市场货币也处在不断走弱的情况中,因美元维持强势,同时贸易局势对于新兴市场的经济产生了很大的冲击,因而导致新兴市场货币不断贬值。

  美元兑印度卢比自昨日创出新高以来,仍维持着涨势,并创出了70.8250的纪录高位,为2015年月以来的新高。

  与此同时,由于美国的制裁,土耳其里拉仍处于不断走弱的过程中,近期美元兑土耳其里拉再次触及6.8一线,尽管距离早些时候的7.1329仍有距离,但是距离关键整数关口7一线只有一步之遥。

  此外,阿根廷的经济形势也在不断的恶化。周四(8月30日)阿根廷央行货币政策会议决定,将指标利率(七天期LELIQ)大幅上调1500个基点,由45%升至60%,还将私人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上调了五个百分点。加息消息公布后,阿根廷比索兑美元跌幅迅速扩大,盘中一度跌逾20%,跌破40关口,刷新盘中历史低点至41.35比索,今年迄今为止比索跌幅逾50%。近期新兴市场的动荡对阿根廷造成巨大冲击,外界普遍担心,阿根廷无法满足今年以及明年高达820亿美元的融资缺口。

  同时巴西宣布以4.20雷亚尔兑1美元的汇率进行外汇干预,为6月22日以来首次,同时还暂停了美元兑巴西里亚尔期货交易。

  印尼盾一度跌至1998年以来的最低点,印度卢比亦创下历史新低,势将录得三年来的最大月度跌幅。